昆山律師顏慧歡迎您訪問本網站!

因實際施工人將發包人、承包人、轉包人列為共同被告,如何分配證明責任

  上星期,平謙律所在接到一個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咨詢中,又出現了一個建筑行業老生常談的事情,工程實際施工人如何主張自己的合法權益,以及法律、行政法規對此的相關法律支持。2021年1月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一)》第四十三條的規定:“實際施工人以轉包人、違法分包人為被告起訴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受理。實際施工人以發包人為被告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應當追加轉包人或者違法分包人為本案第三人,在查明發包人欠付轉包人或者違法分包人建設工程價款的數額后,判決發包人在欠付建設工程價款范圍內對實際施工人承擔責任。”根據此規定,實際施工人可以將發包人、承包人、轉包人列為共同被告,由發包人在欠付工程款的范圍內承擔責任,但對該欠款數額的證明責任應如何分配?在實踐案件中,有時會出現實際施工人與承包人相互串通,或者發包人與承包人串通等情形,應當如何處理?

  最高人民法院出臺該司法解釋的主要目的,是為了保護實際施工工人的利益。在我國目前的國情條件下,也主要是保證作為弱勢群體的“農民工”朋友們的實際利益,它是一種公共政策。在這種公共政策架構下,在訴訟地位與訴訟法律關系上,為了充分、有效地保障實際施工人的債權利益,實際施工人在向債務主張工程欠款時可以將實際施工工程的發包人、承包人、轉包人列為共同被告。在訴訟上,鑒于作為原告的實際施工人向共同被告提出了償付所欠工程款的訴訟請求,為此,原告就當對該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主張負擔客觀意義上的證明責任。在此,原告的事實主張所涉及證明責任的對象應系實際施工人與被告之間在債權債務關系的要件事實,這些要件事實的內容應包括實際施工人與被告之間存在施工合同法律關系的事實、實際施工人按照有關合同約定具體完成特定施工量的事實、實際施工人按照有關合同約定具體完成特定施工量的事實以及被告欠付相應工程款項的事實等;被告方如不同意原告方的訴訟請求而提出抗辯的,應對其提出的抗辯請求所依據的要件事實負擔客觀意義上的證明責任,這些要件事實的內容通常應包括原告與被告之間不存在施工合同法律關系的事實、被告方已向原告支付部分工程款或者全部工程款的事實,或者工程款尚未到支付期限的事實等。如果被告方主張實際施工人交付的工程不符合質量要求或者給其造成損失要求折抵部分工程款的,應當提出反訴,并對其反訴所依據的要件事實負擔客觀意義上的證明責任,其中的要件事實主要包括該工程已經驗收并且存在工程質量問題的事實。如果原告對被告所提出的工程質量存在問題的事實主張持有異議時,應由被告方申請鑒定并預付鑒定費用。鑒于實際施工人在訂立合同時以及合同實際履行過程中通常處于弱勢地位,缺乏相應的舉證能力與社會資源等因素,因此,基于公共政策的考量以及維護實質上的公平正義的需要,在原告提供證據證明其權利主張所涉及的要件事實時,可適當降低其證明標準,即原告在履行其主觀證明責任時可采取優勢證明標準即可;在原告履行其客觀意義上的證明責任時,如果原告所提供的本證與被告所提出的反證使法官看來處于事實真偽不明狀態時,法官可據情考慮將原告本應履行的客觀意義上的證明責任轉移給被告,即當案件事實處于真偽不明狀態時,應由被告承擔不利的裁判后果。

  在訴訟過程中,如果作為共同被告的轉包人、發包人提出實際施工人與承包人相互串通的事實主張導致損害其利益時,法院可告知轉包人、發包人另行起訴。在此情形下,轉包人、發包人另行起訴的,在通常情況下,法院可考慮合并審理。在訴訟過程中,如果作為共同被告的轉包人提出發包人與承包人串通損害其利益時,法院可告知轉包人另行起訴。在此情形下,轉包人另行起訴的,在通常情況下,法院不必考慮合并審理。在訴訟過程中,如果作為共同被告的發包人提出承包人與轉包人相互串通損害其利益的,法院可告知發包人另行起訴。在此情形下,發包人另行起訴的,在通常情況下,法院也不必考慮合并審理的問題。

  概括之,來平謙律所咨詢的當事人,作為實際施工人的證明責任主要包括:主體問題,即證明自己是案涉工程的實際施工人,證明自己參與了案涉工程的全部施工過程、自己完成了全部或主要的工程項目施工;工程進度問題,即證明案涉工程已經竣工驗收或相應分部分項工程已經達到付款進度的相應事實;欠款事實,即工程還有未支付的尾款或相應分部分項工程已經達到付款進度而未予支付,具體欠款金額是多少等等要件事實。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律師普法】遺囑中的撫恤金,引發一場民事訴訟
? 97色伦综合在线欧美视频-ol丝袜高跟秘书在线观看-丁香五月婷-国产高清无码